Copy
張家豪&施欣慧 日本宣教代禱信-23
PDF 版本下載
『我們知道,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這個月是我們來日本一週年的時刻。我想或許有人會問,住一年了有什麼感言?這讓我想到羅馬書8章的這節經文。剛來日本的前三個月到半年,一切都是那麼新鮮,雖然遇到些困難,但因為還在蜜月期,所以都覺得無所謂,可以勝過。漸漸的進入9個月後,許多的『不習慣』與『差太多』湧出心頭。過去兩個多月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動搖到底我來日本做什麼。上帝使用環境的挑戰,讓我再次謙卑、安靜下來思想。為什麼主帶領我們來日本?難道是來找一個更舒適的生活環境?還是找一個可以享受的地方?我想來日本都有這混和的心態,畢竟日本與許多宣教地相比,生活條件好很多。但人的軟弱,總是很容易跟『過去』相比。漸漸的我開始跟我在美國的生活與服事相比,畢竟我已經在美國度過了18年,也在美國牧會了7年多。來日本之前,有聽說日本宣教的困難,但總以為自己可以勝任。特別是語言,來之前我覺得過去高中有一些基礎,加上日文跟中文很靠近,應跟不是問題。事實並不是如此,日語比我想像的還難很多。這一切都讓我再次學習『謙卑』的功課。來日本時的前三個月突然發現原來真要生活在日文的環境所需要的日文真的比我想像的難很多,過去所學的日文只能說是皮毛。這讓我第一次體會到,要像小孩一樣的從頭學習,很辛苦。然而我們是東方面孔,跟西方宣教士有點不同。一般日本人看到我們會認為我們會日文。當我一臉困惑聽不懂時,少部分的日本人會客氣回應,但大多時候我遇到的回應是有點不敢相信的表情或有點不耐煩的表情。我想,不是日本人都很客氣嗎?這再次挑戰我,到底我是用我自己的想法與熱心來愛日本與日本人還是以基督的愛?這差別在於,當人對你好的,以人的愛自然會願意善意的回應。但當人對待你是惡劣的,我需要有基督的愛,才能回應。一年下來,我也遇到等車被插隊,上車被推擠,停車被搶位,也看到不少亂丟垃圾,態度惡劣的服務員與開車的人。日本走到哪都有許多『提醒、警示』的標誌,我個人的觀察,我想說若沒有這些標誌,大概大家都會亂停車、亂丟垃圾(而事實上幾乎大家都亂停腳踏車,電車上也常常有插隊甚至推擠)雖說日本跟許多國家相比,確實是比較乾淨、比較有規矩,但我們住的地方畢竟是人口最擁擠的城市,什麼樣的情況都會有。當我跟美國的生活相比,我發現在美國我有大大的房子,舒適的車子,寬敞的馬路,生活在中產階級的社區,生活舒適,教會服事能得心應手,收入穩定,我就是活在所謂的美國夢。然而,當我這想的時候,主就再次提醒我,祂帶領我們來日本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每一天要去面對人擠人的電車時,我時常提醒自己,主帶領我們來日本不是來享受,還是來學習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學習去愛。人生不是為了美國夢,而是為天國夢。我們來日本『不是為了找更舒適的生活環境,而是要順服祂,把福音向這“世界第二大的未得之民”主耶穌愛他們,這就足夠理由讓我們繼續努力下去。
學習宣教與道成肉身的功課-就如我剛剛分享,學習語言、瞭解文化一開始都是那麼的新鮮,但漸漸的會覺得這是一個重擔,一個我不想面對的重擔。然而當我仰望主,學習過去許許多多宣教的前輩,我發現唯有我效法基督,放下自己的成見,學習『進入這文化與民族』我們才能真的為主作見證。日本宣教的難度跟許多物質缺乏的地方不同是,因為日本一般來說不缺物資。一般日本人的生活水準與教育也都很高。總覺得是由下往上的服事。一些物質缺乏的地方,一般來說宣教士的資源是比當地人還多的。但日本是相反,雖然服事、傳福音,物質多寡不是重點,但這感覺有如一個小學生要跟大學博士傳福音的感覺。日本人雖然有許許多多的屬靈需要,但物質與生活享受的追求成為普遍日本人所渴望的。忙碌以及在乎個人隱私,很不容易能跟日本人建立關係。這就是為什麼在日本宣教要比在許多其他國家宣教需要加倍的時間與金費。然而,這就讓人要放棄了嗎?從人的角度,從效果的角度,我想要放棄是很容易的。一年下來,這樣的想法也有閃過我的腦海。我這樣問主,日本宣教已經很難了,為什麼還讓我們遇到一些生活上,小孩教育上的困難?能不能簡單一點?我又再次被羅馬書8:28提醒,『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萬事包括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瑣碎的事情,也包括我考駕照被當掉五次如今要考第六次卻也不確定會不會過的窘境。來了日本一年,明確的感受到了四季的變化。回顧第一年在日本,我們也經歷了屬靈的四季。過去兩個月半的時間,有如我的屬靈的冬季,時常是藍色的心情,但冬天過後不就是春天要來了?所以我要仰望主,靠主而喜樂,因為屬靈的春天應該快來了吧!

事工分享:

  • 植堂計畫、團隊的合一我們團對有四個家庭,來自不同背景與信仰經歷,來日本的時間長度也很不一樣。我們的領隊來日本已經20年,一個家庭來日本已經7-8年,另外一個家庭已經來3年,我們是來日本剛剛滿一年。能夠一起成為團隊是神的恩典,然而我們也更需要主聖靈的感動與帶領,讓我們這個團隊能在基督裡同心合一,為著福音在日本傳揚的緣故,一起努力。請為我們團隊的合一與有好的溝通、策略代禱。
  • 新的外展中心正式破土–過去曾經分享過,我們團隊的植堂異象與計畫。我們的領隊多年的等候,終於主供應與開路。在7月30日正式破土,即將在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完成建堂工作。這據點簡稱為Muko(Musashi-Kosugi武藏小衫)這地區有極少的基督教教會,確有120,000多人口。願主使用這場地,讓這地區的人有機會聽聞福音。請參考網頁http://www.lavermansinjapan.org/muko/
  • 教會事奉–現階段雖然我們主要的時間是放在語言學習,在教會方面我們也投入一些服事。Jennifer 投入兒童事工以及一些兒童外展的事工。而Gary平均6禮拜以英文講道,由日本同工翻譯成日文。
暑假在日本各大小神社都會有各樣的慶典,這是我們家附近的神社慶典。很熱鬧,但想到這麼多的人都還未認識主,很盼望有一天這些人的熱情能向真神發出讚美。

感恩與代禱

Gary 的感恩與代禱
  • 我們即將在9月30日回台灣四天探親,然後到泰國參加差會所安排的全亞洲宣教士退修會,一直到10月13日回日本。請代禱,一路平安,有好的屬靈收穫。
  • 上文提到一些,過去這兩個月半遇到文化衝擊以及屬靈低潮。其中一方面主要是因為孩子教育遇到困難。當初我們住在公立高津小學的附近,目的就是盼望孩子能融入當地文化,也藉著這個機會與當地的居民建立關係。然而經過了9個多月的嘗試,卻與我們預期的大有差距,這讓我感到非常沮喪。有很多細節很難解釋,但基本上就是孩子在學校斷斷續續遇到被同學罷凌和排擠的事情。對於作父母是滿難過的。雖然這段時間給兒子不斷的開導及鼓勵,然而在7月多的時候,兒子提出不願意再去高津小學。我感到難過,因為再叫他回去上課也不適合,但放棄這地方學校也很可惜(是我覺得可惜,他到是很開心)。我必須從新思考到底孩子在宣教士的家庭中是什麼角色?難道我們是利用他們來建立關係嗎?還是他們就是宣教的犧牲品呢?如何帶領他們能夠有從神而來的感動呢?頓時我覺得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的心態需要改變、需要調整呢。經過了兩個月的暫停與從新思考,以及為他找新的學校。主漸漸讓我看到為了事奉,犧牲孩子或是家庭是不對的。這其實跟所有事奉的崗位一樣,許多傳道人的家庭也因為事工,犧牲了家庭、孩子。看過一些宣教士傳記,雖然他們為主付出一切,也走過許多坎坷的路,但很多也因此失去他們自己的下一代。其實這也就是我最害怕的事情,雖然作父母的不能保證孩子是否得救,也不能確定他們將來會不會事奉主,但我們必須讓他們明白上帝是我們生命中心,我們要有好的榜樣也鼓勵孩子一同來效法。
  • 請為我和Jennifer代禱,求主幫助我們,給我們從神來的愛與智慧來教養這兩個孩子,我們盼望這宣教的人生能給他們帶來的是美好的屬靈資產,而不是痛苦的童年。請為他們的靈魂得救代禱,求主感動、帶領他們也能認識、經歷主耶穌基督的美好。
  • 因我兒子的情況,我無法再到一般的語言學學校上課(因為一般語言學校是每一天上半天課),所以在7月初我就停了我的語言學校。目前使用線上教學的方式學習,以及參加社區中心所預備的語言練習課程。雖然沒有像語言學校那樣密集學習,但比較有時間幫助孩子,以及能參與一些事奉。
  • 感謝主的供應,經過了兩個月的尋找,我們終於為兒子找到新的學校。這是一間教會學校,依照基督教價值觀並且用英文教學。Caleb已經上了三個禮拜的課,他開始enjoy school,並且交了新朋友。學習方面也能更明白。唯一缺點是,這學校不教日文,所以這樣Caleb就沒有機會學日文。我們盼望能找到補足的方式,盼望他不要在日本長大卻不會日文的情況。這新學校的挑戰是比較遠,所以每一天我需要帶他坐一個小時的電車到橫濱的市中心去上課。所以我每天大約有 4個小時在電車上。我利用這時間聽一些日語學習,以及屬靈書籍等等。
  • 來日本沒有想到其中最大的挑戰是孩子對新環境與語言的適應,雖然經過了一年,這還是非常困難。求主憐憫,給我們能力,給我們耐心來適應這環境。
Jennifer的感恩與代禱
  • 感謝神 女兒雖然覺得如果每天能黏在媽媽身邊最好了!但是可以看的出來她很喜歡幼稚園生活,上帝為她預備了幾個好的朋友、好的老師 。也讓我認識了一些日本媽媽朋友。
  • 這個暑假教會的兒童外展事工,女兒的一位朋友來參加了!當然我不只邀請了一位朋友,但是其他人都微婉的拒絕了,感謝神給我們的鼓勵,因為在日本,發了一千張傳單,都沒有一個人會來。也求神繼續在這些朋友心中動工,讓福音的種子在他們的心中發芽茁壯
  • 在日本的這一年 我最常說的一句話應該就是“對不起,我不會日語 ”每週兩次日語學習,對我來說效果並不太好,因此下個月起,我將到語言學校為期三個月的學習(每天下午4個半小時)。 求主加添力量,讓我能有果效的學習,並藉此和我的媽媽朋友們能建立更好的關係。
  • 請為Gary代禱,我上課的這段期間,他要充當媽媽處理家務。
Caleb的感恩與代禱
  • Caleb是一個外向,而且很愛說話的孩子。剛到日本學校的前三個月,一切都還好,也有幾個日本小孩好奇會跟他說幾句英文。然而,漸漸的大家知道沒有辦法真的和他溝通,他漸漸被排擠,以致於下課時他常常一個人在教室睡覺。感謝主帶領另外一個家庭加入我們團隊。這家庭有四個孩子,其中兩個兒子跟Caleb年齡相近,也成為很好的玩伴。
  • 新的學校有聖經課程,他也很喜歡。可以看得出他現在喜歡上學,也開始學習更多新的科目。
Abby的感恩與代禱
  • 雖說孩子學習能力很快,還記得以前在美國時,我們沒有刻意教Caleb或Abby英文,當他們去上幼稚園、安親班時他們很快的就能與人溝通,後來英文變成他們的主要語言。我們帶著類似的心態來到了日本。當時Abby已經四歲了,我們想應該沒問題吧!然而,事實並不是如此。經過了一年,Abby還是只能說一兩句日文。雖然天天在日文的幼稚園上課,她還是幾乎聽不懂。似乎學日文比學英文還難。所以若沒有刻意去學,很難自然學會,即使天天都在聽日文的環境中。
  • 這也給讓我們開始認真思考,是否Abby能在日文環境的學校繼續進學?日文是漢字體系語言,然而跟中文不同的是,日文所使用的漢字一般來說會有兩種以上的讀法,而且跟中文的漢字有時候意思是不同的。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在台灣學中文,天天的反覆練習寫字與造句,還有詩詞,其實日文的學習跟中文類似。若不是長久一直的反覆練習,是很難學會的。在日本的小孩學日文也是類似這種學習方式。我拿起Caleb小學的四年級的國文(就是日文)課本,裡面的日文詩詞我完全看不懂。然而學習英文並不是這種方式,到如今,Abby自言自語的主要語言是英文,跟哥哥講英文,跟爸媽講中文,在學校試著學日文。但目前所遇到的困難是她會的日文還是很少。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幫助她日文能進步。或許請家教或者帶她去上課,請代禱,我們正在摸索適當的方式。
財務狀況
  • 感謝主,一直以來有8間教會60多位弟兄姊妹長久的支持我們,謝謝您忠心的奉獻。
  • 新年度我們面臨新的挑戰,因孩子換新的學校,加上日本10月開始漲稅,因此,我們目前的預算每月尚缺$1000美元。雖然這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我們誠懇邀請您能禱告成為我們的宣教伙伴。
  • 若您有願意在日本宣教上支持我們,成為我們的伙伴,請按以下連結,若有任何問題,歡迎和我們聯絡。
奉獻支持
您可以寄支票,請開
payable to: WorldVenture,
並且在您的支票Memo寫上#275
寄到

WorldVenture
20 INVERNESS PL E
ENGLEWOOD, CO 80112-5622 
和我們聯繫:
Chang4japan
Chang4Japan
Chang4Japan
Copyright © 2019 Gary C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change how you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pdate your preferences or unsubscribe from this list

Email Marketing Powered by Mailchimp